#5 2020

Анализ способов разграничения слов и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й

Аннотация
В современном китайском языке существуют не совсем четкие разграничения слов и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й, а также до сих пор не установлены четкие критерии такого разграничения. Данная проблема является камнем преткновения в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х китайского языка. Иностранные студенты, изучающие китайский язык, также сталкиваются с проблемой различения слов и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й, и часто в процессе изучения приходят в замешательство. Цель данной статьи заключается в выдвижении ряда новых идей разграничения слов и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й, а также представление новых способ преподавания относительно различения слов и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й в китайском языке.

Ключевые слова и фразы: слово,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е, метод интерполяции.

Для цитирования: Сунь Цянь, Пэн Цзяфа. Анализ способов разграничения слов и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й. Современные востоковедчески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. 2019; 1(1): 69-73.

一.引言

在任何民族的语言中,词汇是语言的建筑材料。要建造语言这所大房子,词、词组、句子是极其重要的。在现代汉语中,语法单位主要有:语素、词、词组、句子。其中语素是最小的音意结合体,可以单独成词,也可以由两个或两个以上语素结合成词。词是最小的能够独立运用的语言单位,能够组成短语和句子。词组是由两个或以上词组合而成的。句子是句调完整,能够独立表达一个相对完整意思的语言单位。在上述的语法单位中,语素和句子很好判定,但是词和词组却很难区分开来,特别是双音节复合词。双音节复合词它的构成方式和短语的构成方式基本一致,这更增加了辨别二者的难点。在俄语中,词和词组的界限明晰,不存在难以辨别的情况。以俄语为母语的学习者,在学习汉语词汇时存在很多问题,他们很难辨别汉语中词和词组的差异。 本文旨在前人的基础上,提出一些新的可行的辨别方法, 帮助第二语言学习者更好的掌握汉语词汇。

二、汉语构词法与俄语构词法具有库藏差异

刘丹青(2011)指出语言库藏(linguistic inventory) 是指特定语言系统或某一 层级子系统所拥有的语言手段的总和, 包括语音及韵律要素、 词库、形态手段、 句法手段 包括虚词、句法位置)等。

在汉语中,从词的结构上来看,词分为单纯词(由一个语素构成的词)和合成词(由两个或者两个以上语素构成的词)。朱德熙先生认为复合词句法结构有:主谓、述宾、述补、偏正和联合等。他还将一些简称,如:土改、抗战、执委会、北大、指战员等归入词的行列。除此之外,他还提出了并立式复合词,如:说啊笑的、三三两两、三天两头、直来直去等。以上都加深了我们对词的理解。词组是由词构成的,没有语调的语言单位。词组在结构上可以分为:偏正结构(白马、塑料口袋)、述宾结构(切菜、爬山)、述补结构(洗干净、关上)、主谓结构(我知道、衣服小)、 联合结构(辣椒和茄子、又大又红)、连谓结构(飞去上海、上街买菜)。从结构方面对词和词组进行简单地分析,发现词和词组在结构构成上具有相似性,这给我们判定词和词组带来了一定的难题。特别是双音节复合词和词组,有时候很难区分,学界至今也未能提供一个准确可行的判定方法。

在现代俄语中,构词法主要有四种。第一种是形态构词法,即通过词缀来构词。主要分为:前缀构词法、后缀构词法、尾缀构词法、前后缀构词法、前缀—尾缀构词法、 后缀—尾缀构词法、去缀法、复合构词法等。第二种是溶合法。指某些词的组合由于经常固定使用合二为一,组成了新词。第三种是词类转化法,是指词在使用过程中从一种词类转变成另一种词类。第四种是语义构词法,是指通过词义的分裂产生了新词。

在俄语中,不存在词和词组难以区别的情况。

三、传统判定词和词组的方法及其局限性

(一)、意义上

首先,从意义上来看,词的意义并不是构成它的语素意义的简单相加,词的整体意义是一种凝练的结果。而词组的意义一般情况下可以看成构成它的成分意义的简单相加。比如说“黑板”我们不能简单认为就是“黑+板”,得出“黑板”等同于黑色的板。所谓的黑板实际上它是一个可以用粉笔反复书写的平面,板面坚硬,多用于教学。还有“黄瓜”,我们不能简单的认为它就是黄色的瓜,而应从整体上去把握,理解“黄瓜”是一种蔬菜。词组“红旗”我们就可以简单的认为它就是红色的旗帜,“绿叶”可以理解为绿色的叶子。但是这种判定方法也有一定的局限性,比如有一些词,如:鸡蛋、牛肉,它们的意义就是构成语素意义的相加。还有一些词组,特别是一些熟语,如:画蛇添足、挖墙脚、炒鱿鱼。他们的意义并不是构成成分的简单相加,除了字面意思,它们还有更加深层、更加凝炼的内涵义。

(二)、结构上

从结构上来看,词它的构成成分联系十分得紧密, 无法插入其他成分;而词组它的构成成分之间联系比较松散,可以插入其他的成分。例如:

词(不可以插入其他成分) 词组(可以插入其他成分)

看头(*看一个头) 看书(看一本书)
黑板(*黑的板) 红花(红的花)
我们(*我和们) 我去(我不/想去)

这种方法也就是所谓的插入法,一直以来插入法都是比较受推崇的方法,能够简单快速地判定词和词组,但是它也有不足之处。近年来,许多语法学家认为不能简单地使用插入法。吕叔湘先生在《汉语语法分析问题》当中提到, “大树”和“大的树”并不是一回事,没有“的”字前边的形容词和后边的名词都不能随便扩展,例如:挺大的一棵树。可见有“的”和没有“的”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构,应该有所区别, 不能混为一谈。熊仲儒先生利用生成语法学的知识解释不论是“白纸”还是“白的纸”都是词,不是词组。由上可知,插入法还有待商榷。

1 — 2019
Автор:
Сунь Цянь, Пэн Цзяфа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Аньхой, Китайская Народн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