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5 2020

Анализ способов разграничения слов и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й

吕叔湘先生(1965)认为有些单音节方位词的语法意义具有泛向性。当方位词意义非常淡薄,具有泛向性时, 就不可能是独立的词,只可能是构词成分。

单音节方位词“上”、“下”、“前”、“后”、“里”等可以表示某个地方,如:上面提到的“床下、桌上、门后、屋里、 房前”,此时,这些方位词的意义非常明确。我们认为此时名词加上单音节方位词的结构应该为词组,而非派生词。

但有时候,它们并不表示实际的处所,而是有各自的引申用法。如:

“上”并不和“下”相对应,具体位置并不一定在某个物体的上方。

19.头上 脚上 心上

某些物体代表的意义和概念比较抽象,谈不上所谓的“上”和“下”,如:
20.早上 晚上 地球上

有时候,“里”和“外”也不一定相对应。如:
21.背地里 省里县里

但是大多数也可以设想有相应的“外”,但是这里的“外”在实际语言里几乎用不着,如:
22心里 嘴里 手里

上面举的19.20.21.22几个例子,其中方位词具有泛向性,不表示实际的意义,我们认为此时名词加上方位词构成的名位组合为派生词。

从语音上看,派生词和复合词、词组的语音有差异。派生词的重音在它词根的部分,词缀(特别是后缀) 要读轻声;而词组和复合词的语音却一般不会读轻声。

所以除了从意义上进行论证,还可以从语音角度加以证明。在例18中,方位词读本音,而在例19.20.21.22方位词读轻声,不可以读本音。

综上所述,当名词与方位词构成名位组合时,通过前加数量短语进行测试,发现只存在两种情况。一种是构成词组,另一种是构成派生词。当方位词的意义实在,不可以被其他词语所替代,并且只能读本音,此时构成的是词组; 当方位词在意义上个具有泛向性,可以被其他词语替代,并且可以读轻声,此时构成的是派生词。 五、教学建议

汉语和俄语的构词法具有库藏的差异,汉语中词和词组结构相似,存在着辨析的困难,而俄语中并不存在词和词组分辨不清的问题。对以俄语为母语的学习者而言,学习汉语词和词组时,含混不清,辨别不明。本文的教学建议是初级阶段学生无须区分词和词组,在学生掌握了一定的汉语知识后,应该强调类型化教学,帮助学生理解词和词组之间的细微差别。

其中之一的方式是根据结构构成进行分类教学。如:
1.联合型合成词:途径 骨肉 尺寸

联合型词组:爸爸妈妈 辣椒茄子 改正提高

联合型合成词中间无法插入别的成分,我们不可以说:途和径、骨和肉、尺和寸。插入别的成分之后,意义发生了改变。而联合型词组,它的中间可以适当插入连词, 我们可以说:爸爸和妈妈、辣椒和茄子、改正并提高。 插入别的成分之后,意思相同,未发生改变。

2.偏正型合成词:热心 雪花 小说 筛选 游击 笔直
偏正型词组:红花 绿叶 快跑 慢走
从上述例子可以发现:从形式看一些双音节偏正型合成词和双音节偏正型
词组在结构上极其相似,稍不留心就会判定错误。 偏正型合成词各部分联系紧密,不可以说:热的心、 雪的花、小的说、筛地选、游地击、笔地直。而偏正型词组中间可以插入别的成分,如:红的花、绿的叶、快快地跑、慢慢地走。

对于一些名词+名词构成的偏正型合成词和词组, 例如:羊肉/桌腿之类,应该利用加“的”结合前加数量短语进行判定。对于形容词+名词构成的偏正型合成词和词组, 应该利用加“的”结合前加副词进行判定。

1 — 2019
Автор:
Сунь Цянь, Пэн Цзяфа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Аньхой, Китайская Народн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