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5 2020

Анализ способов разграничения слов и словосочетаний

双音节偏正结构“桌腿/羊肉/猪皮”中间可以插入“的”,变成“桌的腿/羊的肉/猪的皮”,且基本意义未发生改变。 根据传统的判定方法,我们可以直接认为“桌腿/羊肉/猪皮”是一个词组。但是通过在“桌腿/羊肉/猪皮”和“桌的腿/羊的肉/猪的皮”前面分别加上数量短语,我们发现二者在语法功能上并不一致。

如:
7.一条桌腿 一条桌的腿/一张桌的腿
8.一斤羊肉 一斤/一只羊的肉
9..一块猪皮 一块/一只猪的皮

“桌腿”、“羊肉”、“猪皮”分别只能受到数量短语“一条”、“一斤”、“一块”的修饰,因为“桌腿”、“羊肉”、“猪皮”它们的核心成分靠后,数量词一定要和核心成分相匹配。 而“桌的腿”、“羊的肉”、“猪的皮”分别可以和数量短语“一条/一张”、“一斤/一只”、“一块/一只”搭配,也就是数量短语可以和其中任何一个部分相匹配。由此,我们可以认为“桌腿/羊肉/猪皮”和“桌的腿/羊的肉/猪的皮”并不完全等同, 它们在句法功能上存在差异。“桌腿/羊肉/猪皮”它们是一个词,是一个核心语素靠后的词;而“桌的腿/羊的肉/猪的皮”它们是一个词组,数量短语可以和这个词组的任何一个部分搭配。

另外,还有一种,如:
10.红花 红的花
11.绿叶 绿的叶
12.红旗 红的旗

按照传统的判定方法“红花”、“绿叶”、“红旗”中间可以插入“的”,插入“的”之后意思未改变,所以它们都是词组。 按照新的判定方法,在它们前面加上数量短语之后, 再进行观察。

13.一朵红花 一朵红的花
14.一片绿叶 一片绿的叶
15.一面红旗 一面红的旗

插入数量短语之后,我们发现“红花/绿叶/红旗”和“红的花/绿的叶/红的旗”在语法功能上并无差别,所以“红花/绿叶/红旗”和“红的花/绿的叶/红的旗”一样都是词组。

通过上面的叙述,我们认为能否加“的”作为判定双音节偏正结构词和词组的唯一标准,还应结合数量短语进行验证。不能加“的”的双音节偏正结构一定是词,能加“的”的双音节偏正结构还需进一步验证。加“的”前与加“的”后在句法上存在一定的差别,在和数量短语的搭配方面存在差异,那么这个结构应该是词;若加“的”前与加“的”后在句法毫无差别, 这个结构应为词组。

2.1.插入“的”结合前加副词验证法

上文介绍了插入“的”结合前加数量短语验证法来验证双音节偏正结构的词或者词组,接下来介绍插入“的”结合前加副词验证法。例:
大树 *很大树 对比 大的树 很大的树
高楼 *很高楼 对比 高的楼 很高的楼
大锅 *很大锅 对比 大的锅 很大的锅

在例16、17、18中,“大树”、“高楼”、“大锅”加上“的”之后变成“大的树”、“高的楼”、“大的锅”,在意义上二者无明显差别。但是在句法功能方面,“大树”、“高楼”、 “大锅”前面不可以加上程度副词“很”,而“大的树”、 “高的楼”、“大的锅”前面可以加上“很”。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“大树”和“大的树”在句法方面并不相同,“大树”是一个复合词,而“大的树”是一个词组。

(二)、名词加单音节方位词构成的结构为词还是词组

由名词加单音节方位词构成的名位结构如:
18.床下 桌上 门后 屋里 房前

在它们中间不可以插入“的”,按照传统的判定方法它们应该是词,而不是词组。

我们在这些结构之前插入数量短语,再进行观察。

这张床下 这张桌上 这扇门后 这间屋里 那间房前

加上数量短语之后,发现这些数量短语修饰的只是前面的名词,而不是后面的单音节方位词。汉语是一种中心语居后的语言,若上面这些结构是词,那么数量短语应该和一个词中的核心语素搭配。由此可以知道这些结构从表面上看是一个词,实则不是。它们究竟是词组还是派生词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加深入地分析和探讨。

1 — 2019
Автор:
Сунь Цянь, Пэн Цзяфа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Аньхой, Китайская Народн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